武警总医院欢迎您!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心灵驿站
“住院总”的故事
 
时间:2016-07-01
作者单位:器官移植研究所
作者:王颖
    在医院,有一种工作岗位叫住院总医师,简称住院总。对于住院总这个词,一般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每个科室都有住院总,叫起来很顺口,陌生的是住院总这个词背后真正的含义,有多少人能说得上来呢?今天,我来讲讲移植科住院总的故事。
    移植科的住院总是一名具有硕士学位、帅气、沉稳的小伙子,名叫岳扬,他于2014 年年初担当移植科的住院总一角。时至今日,一不留神,他在住院总这个岗位上已有两年。多少个日夜轮回,他的身影都能随时出现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场面,值班在科室、手术在台上、外出工作在车上、病例讨论在会上、病床协调在岗上等等。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为了把科室信息及时、有效地传达到每个人,岳扬采用了手机飞信的方法,每天对全科发布各类信息通报,手术多少台、一台多少人、病人多少数、空床多少张,几点接病人、病例讨论谁参加等等。除此以外,其它各类通知也都会频频出现在科里所有人的手机上。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对此产生了依赖,要是岳杨一天没有发消息,人们还互相调侃地问:“哎?今天咋没岳总的短信了?”其实,询问的背后是大家对住院总心存已久的信任。
    岳扬在担任住院总的两年时间里,付出了很多其它外科专业医生无法比拟的辛苦和操劳,移植科每台手术几乎都有他忙碌的身影。赶上连台手术,他就更没有时间歇息。而正是短短的两年时间,岳扬在肝移植技术上有了质的飞跃,在科室协调上获得了提高,在处理应急事件上更添了沉稳,住院总的岗位让他磨练了自己、赢得了收获。
    岳扬是一名和善的住院总,但是在好脾气的背后也会偶有发发小神威。有一天,一台肝移植手术在协调中出现上台时间问题,作风严谨、敢于较真的岳杨毫不客气,对当事人提出了严厉警告。事实上,在这两年里,我很少看到岳扬焦灼着急的一面,他在工作上凡事都有条不紊,计划中有灵活,原则中有担当,也正因如此,岳扬渐渐地在全科医护人员心中奠定了信任的基石。
     有一天,又是几台肝移植手术,岳扬毫无例外地工作在手术台上。无意中,我看到微信朋友圈内发了一个蛋糕,经询问得知,这天是岳扬35岁生日。没有家人团聚的晚宴、没有烛光歌声的相伴、没有妻子孩子的笑脸,有的是在无影灯下紧张忙碌的身影。肝移植手术是所有外科手术中难度最大、时间最长、风险系数最高、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手术,称之为外科手术中的“至高点”。时间悄悄地过去,彻夜不眠的灯光陪伴着这些为移植事业辛勤工作的医护人员。长期以来,很多移植医生因连续手术,在倒台换班的时候,就地躺在手术间的地板上休息,睡得那么香甜和深沉。每当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会感到心酸和心痛,他们太累了。没有从事过移植工作的人,无法理解移植医护人员的艰辛、责任与奉献。
     随着手术室的灯光一盏一盏地熄灭,这台肝移植手术也接近尾声了。不知不觉中,长夜即将过去,仰望东方,晨曦已渐渐来临。一夜喧嚣的手术室安宁了,岳扬和其他医生们悬着的心也放下了。35 岁生日就这样在手术室悄悄度过,也许多年以后,岳扬会回想起自己的35 岁生日,虽然没有鲜花的芬芳,没有热闹的祝福,但是一个生命得到了救治,生命的轮回将是一个医生职业生涯中最大的福报。
    说起岳扬,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就是他的妻子安丽娜。安丽娜是麻醉科的麻醉师,也是现役军人。这对双军夫妻都在医院最忙碌的科
室工作,事业上互相支持和帮助,生活上互相关爱和理解。一天,我在移植科的走廊遇到安丽娜,她手里拿着早点,品种很多。我问她去哪,她说岳杨昨晚手术到很晚,给他送些早点。虽然只是送早点,但是在安丽娜的眼神和言谈中能感受到她对爱人的关心与呵护。每当他们俩遇到同时值班的时候,家里的老人也主动帮忙看孩子做家务,好让他们放心踏实地工作。在他们这个家庭里,渗透着的是宽和、理解和包容。
    有一种生活,如果你未曾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如果你没有体会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如果你不曾拥有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幸福;有一种幸福,如果你不曾感受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至高无上。住院总的日子是艰辛的、快乐的、幸福的、至高无上的……
copyright (c)2000-2006 武警总医院远程网站 京ICP备05069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