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国内医药快讯
您的位置: 首页» 医学保健» 国内医药快讯
厉害了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日均接诊超3.3万
 
时间:2018-06-12
作者单位:南方都市报
作者:
 
20184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互联网医院的名称和形式得到官方认可,终得名正言顺。
在广州一家药店,居民通过店员手机,连接到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妇科医生。
作为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拥抱互联网已有四年头。在互联网医疗沉浮起落之间,到20184月,这家网络医院共为839万余名群众提供网络诊疗、咨询服务,开具电子处方763万余张。
而《意见》中对互联网医院的界定,也与南方大地的探索十分贴合。
视频问诊线上处方药店自取药
在店员手机上的广东省网络医院平台上填写完姓名、身份证号和手机号等基本信息后,店员帮忙挂了一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全科医生。此时系统显示有5人在等待。5分钟后,王依然通过视频,与医生进行了对话。
医生在听完王依然月经失调、量少的病症时,要求店员帮她重新挂普通门诊的妇产科进行问诊。等待了10分钟左右,妇产科医生接通,对王依然进行了网上诊疗。
问诊约耗时10分钟。医生询问了她月经量、时间、月经期出现的症状,婚姻状况,体征、面部皮肤状况结合医院检查结果后,初步诊断她患的是多囊卵巢综合征。随后,医生开具电子处方。
王依然可直接通过药房付款拿药。医生也建议,王依然应该再到就近医院复查B超进行确诊。
 
创新建立全国首家网络医院
网络医院初次试水,必须依法依规,而从2011年起,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就试图在政策法律体系中寻求空间与突破,初步探索、寻求合作甚至耗费了三年时间。
按照《执业医师法》要求,医师要在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且必须亲自诊查、调查。网络医院医生通过互联网看病,并未离开执业地,但亲自诊查仍是难题,我们摸索通过可穿戴听诊器、心电图等设备来解决。广东省网络医院院长周其如说。
为符合《处方管理办法》要求,网络医院的执业医生在执业地点,可为有需要的患者开具处方,经电子签名(CA认证)后,传输给患者,由患者就近取药。网络医生开具的电子处方统一纳入省第二人民医院处方考评管理。
且网络医院的运营方式符合《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要求,即医疗机构运用信息化技术,向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诊疗服务,属于远程医疗服务。网络医生的服务项目主要包括远程门诊和远程会诊。
解决了合法合规问题,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网络医院获广东省卫计委批复。
20141025日,广东省网络医院建成上线,成为全国首家网络医院。以医院为主导,由一家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平台技术,在全省药店、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村卫生站、学校医务室、海关医疗点、监狱卫生所、部队卫生队广泛布点,当时这在国内是非常创新的做法。周其如说。
网络接诊总量超839万开出处方763万张
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意见》表示,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可以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在实体医院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允许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
而在2017年,互联网医疗行业一度受到政策征求意见稿等文件影响有一定的波动。而此时的广东网络医院,仍在悄然生长。
周其如介绍,目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各科室和新招聘在网络医院上班的医生为32人,医院各县区19家分院有210人每天在线。另外,医院还有550名兼职医生,在实体医院休息时间参与上线接诊,医生助理也有近300人。以此实现从早晨8点至晚上1030不间断两班排班接诊。
截至目前,广东省网络医院已建成服务点13987家,开放了6000余个,从2014年到20184月,共为839万余名群众提供网络诊疗、咨询服务,开具电子处方763万余张。目前,网络医院每天接诊患者超过33000人次,几乎是医院门诊量的8-9倍。
不这么干不行,中国医疗资源匮乏。周其如说,广东每千人口执业医生才2人,与发达国家存在很大差距,全科医生更少,现有医疗资源解决不了看病难题,只有把医生剩余价值发挥好,通过互联网,让真正有需要的病人到大医院来,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则引导就近线上解决。
形成就医闭环网络医院有边界
416日《意见》出台前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安全底线成为两个关键词。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同志说,《意见》的出台,一方面加大油门往前走,另一方面又要同时看住刹车
虽然准许了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诊疗的业态,但吹风会释放了重要的信号——“互联网诊疗绝对禁止初诊
周其如说,目前在网络医院就诊的病人主要分为五类:一是慢性病;二是常见病;三是诊断清晰需要复诊的多发病;四是出院后的需要随访长期管理的病人;五是医疗机构间的会诊病人。
网络医院可以没有围墙,但一定有边界,哪个该做,哪个不该做,病人什么情况我们能看,什么情况下不能看,一定有边界,不然出问题怎么办。
周其如说,什么病人不能在网络医院接诊,这个很难界定,但是医院有要求,首先首诊没去过实体医院、诊断不清的病人都不能在线上接诊;所有传染病不能接诊;危急重病人只做导诊和分诊;常见病、慢性病出现了危机值,也不能在线上接诊。
拿高血压和糖尿病举例,周其如说,高血压的收缩压超过180 mmHg,舒张压超过110 mmHg,糖尿病人的随机血糖达到16 mmol/L,即为出现危机值,都会被医生指导到医院实地就诊。
目前省第二人民医院的这种形式与互联网+医疗新政完全吻合,和其他平台商发起互联网医院不同的是,我们以服务为主导。周其如说。
我们和其他一些互联网医院平台不一样的是依托实体医院,医生的诊疗行为由实体医院负责,利用可穿戴设备实现了看病,留有音频接诊的痕迹,并有可追溯的医疗文书,所以是个看病就医的医疗闭环。周其如说,配药由合作的药店、基层卫生站等医药机构来完成的,如药品环节出问题,则由他们来承担,现在我们诊疗的800多万人次,没有一例医疗纠纷。
 
网络医院推动分级诊疗促进优质资源下沉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李观明说,广东省网络医院之所以能获得良好的发展,有生命力,主要是切合了国家医改中关于分级诊疗、紧密型医联体、优质资源下沉等相关政策。
李观明说,网络医院的医生会根据患者的病情轻重和紧急程度,将病人进行分级,给予相应的就医指导,常见病在当地看就可以,如阑尾炎、胃穿孔、骨折等,医生会建议病人到县级的二甲医院去看。而一些疑难重症,如癌症,医生会推荐病人到三甲医院。通过网络医院,可以实现分级诊疗,为患者提供便利,节省了病人看病的费用和周折。
在网络医院,偏远地区的患者也有机会享受到大城市的医疗资源,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
李观明说,网络医院由医生在线开具处方后,患者在线下拿药,实现了医药分开。网络医院还会给每一位病人建立健康档案,无论病人到哪里就医,医生都可以查到病人的档案。
此外,李观明认为,网络医院还可以拉动医药产业的发展,通过医药分开,网络医院可以推动药品产业的发展,推广互联网+医疗健康适宜的设备,推动大健康理念形成,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互联网医院配套制度待出台
《意见》出炉,政策底线已经框定,但监管规则尚未明确,许多配套规章和规范都还有待于制定出台。
就在上月,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也就互联网+医疗健康落地政策,向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征求意见。
周其如给出了八大需要解决的问题:互联网(网络)医院医保病人就诊享受医保问题;互联网(网络)医院接诊点(药店)的医保处方、医保统筹问题;互联网(网络)接诊点合法性;人工智能研发,推广,应用问题;智能(穿戴)设备应用问题;电子处方远程审方合法性;数据安全管理与监管;人才短缺需要解决的引进、培养问题。
对话
未来互联网医院模式是医院+平台+运营+管理
南都:未来,大医院开互联网医院,会成为一个趋势吗?
周其如:公立医院要想自己独自办互联网医院,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互联网医院需要大平台作支撑,这个平台上有着多个系统成分的接口和后续的研发,进社区进家庭的服务手段,也需要大量的运营推广,这需要大量的人员,医院不可能养这么多人来做这件事情,而且编制、身份、薪酬等问题无法解决,未来互联网的走势应该还是医院+平台+运营+管理,走大健康之路,走合作发展的渠道。医院的强项是医生,如何把医生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极限就可以了。
南都:三甲医院医生科研教学临床任务很多,医生们怎么看待互联网医疗?
周其如:目前医院的医生配比严重不足,仍然是稀缺资源,如果按一天8小时来上班,医院的工作都做不完,更别说上网看病。我们现在的办法就是全职医生在网上为患者服务,我们用医助+专科专家预约式服务。在出院随访这块,我们通过共享医疗平台线上有偿服务的办法来激励医生把自己的病人管理好、服务好,把专科的病人引导到专家这由专家来提供服务,增加看诊量。
目前医生看待互联网医疗的方式,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非常热衷于线上线下服务的医生,比如省二医风湿免疫科的李天旺主任除了完成临床科研任务以外,还有近万个线上粉丝,一般需求基本上在网络上就能解决,需要住院和进一步检查才到实体医院。第二类是专职的网络医院医生。第三类医生,目前还在观望,需要更多激励,才能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
其实,医生怎样看待互联网医疗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互联网医院能给患者提供什么样的便利和服务。患者接受了、社会认可了、政策允许了,法律没有壁垒了,只要网络医生待遇上与实体医院没有大的区别,在现有的紧张医患环境下,医生都会喜爱这种远程服务方式。
南都:近期,网络医院会在哪些层面发力?
周其如:我们将会在大健康上、人工智能和常规设备最后一公里的可穿戴上下大功夫,进行研发应用推广。
南都:您怎么看待《意见》的规定,是更放开了还是收紧了?
周其如:我认为,这是一个开放性、积极的文件。更有利于解决目前医改中的医联体、医共体、分级诊疗、医生资源不足、医养结合、家庭医生、远程教学、大健康服务等问题。
Copyright ?2000-2018 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情报中心 京ICP备11046050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77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